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动态新闻 > 正文

朱小贞为什么“出不去”?林生斌多久没回家了?

2021-11-30 23:13  作者:admin 点击:次 

  这里面折射出公众的善良、当事人的丑陋、价值观的多元、法律的底线。也让我们彻底清醒,“深情好男人”也可以一夜变成“无情渣男”。仔细想想,人性可能本就是这样复杂的。

  整个事件中,既有凉薄无情,也有心酸无奈。或许没有人能在经历突然变故和面对名利诱惑时永远高尚。

  回顾过往,总是伴随着心痛和惋惜。但总觉得在当年那些采访报道里、当事人的言行里,还有一些细小的事件,正以某种隐秘的方式,发生着联系。被死亡和时间掩盖的真相,在对我们露出嘲讽的微笑。

  据当年的《三联周刊》记者报道,林母是一个对保姆很挑剔的人,之前曾多次换保姆,但是莫焕晶是通过什么途径来到林家当保姆的呢?来到林家之后还态度轻蔑、不会烧菜、借钱偷窃,可为什么一直没把她辞退呢?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有林生斌的一面之词了。

  事发当天,在5:05的报警电话录音中,我们可以看到朱小贞虽然急切焦灼,但表达清晰明确:我家里着火了,我出不来,我出不来。

  当时是起火初期,火势还没有大面积蔓延,烟雾尚不浓烈,是什么阻碍了朱小贞母子“出来”呢?

  据保姆莫焕晶的供述和其通话记录,她在点火后回到保姆房,把打火机扔在了房间柜子的抽屉里,从保姆房出来想救火,在卫生间用水桶打水的时候,听到朱小贞喊她报警,她就在5:10分左右从保姆门跑出去,在5:10:51秒拨打了119报警电话。在报警后曾返回想救人,保姆房前走廊里,有女孩儿房卫生间的窗户,她想把窗户打开,但窗户是锁住的。

  当年财新社的记者去着火后的房间看过,这扇窗户是竖长型的,高约1.5米,距地面0.5米,像一扇可以从内侧开启的小门,从这扇窗户出去,即可到达保姆门,然后就可以从消防楼梯逃生。

  林生斌的代理律师也曾返回失火的房间内,用相似大小的另外一把榔头(实际尺寸小于案发现场榔头),找到一块与被告人敲击的玻璃同尺寸规格的另外一块玻璃窗,用适度偏小的力度,当敲击到第6下时,玻璃应声而裂。

  作为女主人朱小贞应该非常熟悉房间的布局和结构,她为什么也没有带着孩子推开这扇窗户或者砸开这扇窗户跑出去呢?

  爸爸在做什么呢?爸爸在紧锣密鼓的微博发帖、小区设灵、物业交涉、聘请律师、接待媒体、灵堂喊麦、宣传微博。

  绿城肯定是被放在风口浪尖上烤,股价大跌。不过就不说他们了,他们也有自己的责任。

  公众的拥趸赋予了一个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男人,操控互联网舆情、用以影响谈判、赔偿的力量,说白了就是绑架公众来要挟绿城。

  最终将死亡和怀念转化为内容商品展示,精心拍摄、精心呈现,不停营销深情、伤感、一往无前、余生灰暗的场景。

更多相关内容